跳到主要內容
:::中央區塊  

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

現在位置: > 書目介紹
出版快訊/書目介紹
字體大小:  
隱形牢籠:監控世代下,誰有隱私、誰又有不受控的自由?  Monitored: Business and Surveillance in a Time of Big Data

隱形牢籠:監控世代下,誰有隱私、誰又有不受控的自由? Monitored: Business and Surveillance in a Time of Big Data

  • 分類 : 商業理財> 經濟/趨勢> 觀念/趨勢
  • 作者 : 彼德.布隆 原文作者: Peter Bloom 譯者: 王曉伯, 鍾玉玦
  • 出版社 : 時報出版  
內容簡介

「本書堪稱是喬治.歐威爾《1984》的現實版。」--西蒙.斯普林格Simon Springer,《談新自由主義》作者

為何全球大多數人遭到監控,
卻是來自一個不受監控的上層力量?

99%人民必須對自身一言一行負責的同時,
1%菁英和上層階級卻享有百分百的隱私。

  為什麼在個人被要求擔責的同時,資本主義與資本家卻理所當然地無須擔責?
  為什麼企業與政府加強監控勞工與人民,卻極力保障企業與政治領袖的隱私?
  為什麼資料的收集與分析不是用來減少市場波動,反而使我們成為更容易預測的消費者?

  極權主義4.0的威脅
  「極權主義4.0」迅速興起,現今每個人的每個動作和喜好都被全面分析並記錄。一方面,新科技使得我們更容易被追蹤;另一方面,政治與經濟菁英似乎能從事祕密交易,幾乎不須受公眾監督。本書揭示了是什麼使得全球多數人更加透明,同時說明掌權者與資本體系是如何從中獲利。

  全然的監控與問責
  全球大多數人都受到全面監控且必須為此負責,但自由市場系統與獲利最多的政治和經濟菁英,卻被允許免於擔責,而且權力還更大。例如中國的社會信用制度,顯示公共責任已從制度轉嫁到個人身上。本書將探討在現代新自由主義下,個人必須擔責,但系統卻得以免責間的矛盾關係。

  資本主義把責任往下丟
  資本主義系統認為,任何失敗都是個人的懶惰、無能與失職,並不斷把責任由上層的肩膀,轉移至飽受系統性壓迫與剝削的最底層身上。這種問責方式令人啼笑皆非,更突顯了新自由主義的核心矛盾:為何資本主義不必為其在社會、政治與經濟上的影響而受到監控?

  連我們自己都被數位化
  這是一個「i間諜」的時代,公開或暗中的監控無所不在。我們不只是被量化,也被數位化--成為數位資訊,成為創造者、產品與消費者的三位一體。我們生產有關自己的數據,我們因而成為數據化的產品,我們又買回這些有關我們自己的數據。

  數據成為監控世代的鴉片
  世界充斥著太多雜音,導致我們很容易對於不公不義的根本原因充耳不聞。我們只專注於自己的數據、自己的數位足跡、自己的虛擬靈魂,以便因應愈來愈分裂與解權的世界。在21世紀,數據成了網路大眾的另類鴉片。

  ◤你必須不斷監督自己的一言一行,
 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過去會以何種形式來傷害現在的你。◢

  人們在過去10多年見證了一場數位智慧革命,但另一場革命也悄然無聲地運作,透過手機和電腦發生的全球大規模監控行動正在進行,監控範圍從過去的公共場所,滲透到每個人的隱私生活。

  在當今這段時期,真正重要的不是「照顧自己」或是「認識自己」,而是「監控自己」。正是在這種監控下,我們忽略了周遭更大的世界,也無力徹底形塑它,放任無知潰爛與惡化。

  我們生活在矛盾之中:一方面,我們作為勞動者、消費者和公民的生活受到新科技的廣泛監控,但另一方面,大企業、金融業和政府卻愈來愈難以受到監管和控制。

  這種科技和精密的監控文化,究竟揭露了現代社會哪些深刻的層面?

  英國學者布隆調查關於監控的歷史和影響,深度解析這種當代特有的弔詭現象。他認為,監控的實踐遠比我們所想的更為普遍,有些是我們所熟悉的,有些則令人震驚。

  即使只是一個普通的平凡公民,也比以往受到更廣泛嚴格的監控,然而與此同時,全球最頂尖的菁英和上層階級卻仍和過去一樣,在社會和道德層面享有不受控制的自由。

  布隆指出,要改變這種狀況,唯有使那些監控我們生活的系統和科技得到管理,迫使它們能真正對每一個個別的人負起責任,而非對企業或政府,唯有如此,才能實現社會解放的終極目標。

引用網址

「博客來」網路書店相關連結

推薦此書

留言

:::下側區塊